[核动力]《云图》制片人:这是大制作独立电影

  • 时间:
  • 浏览:39

  (文/3pinky) 8月,小说家大卫·米切尔来到中国,他的代表作、曾获“布克奖”提名的《云图》在中国出版了,这是个特殊的时间,这部由六段故事构成的科幻小说因其史诗级的容量和复杂的结构被誉为“最不可能拍摄成电影”的文学作品,但它的电影版即将于11月在全球上映。因为由《黑客帝国》导演沃卓斯基姐弟与《罗拉快跑》导演汤姆·提克威联袂完成,还有那繁华的主演阵容,顺理成章被视作今年最重要的大片之一。

  9月,这部长达三小时的电影在多伦多电影节举办了全球首映礼,还未公映IMDB评分也挂起8.7的高分。曾经和沃卓斯基合作过《黑客帝国》的制片人格兰特·希尔提前来到中国为1月的内地公映预热,这部有着好莱坞包装的电影流淌着独立制作的血液,项目在德国注册,近二亿美元的投资来自世界各地,其中中国新原野公司投入1000万美元成为第二大股东。

  格兰特·希尔在接受网易娱乐专访中解析《云图》如何把“不可能”变为“可能”:“《云图》制作很复杂,成本也很高。融资的策略很早就敲定了:我们不想要单一的资金来源,我们需要合作伙伴,在寻找集资对象的时候我们都本着一个原则,就是希望对方认可并理解这个项目,能够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

  谈融资与独立制作:《黑客帝国》在今天来看更接近独立片

  网易娱乐:《云图》有卖座的导演和演员,但它并不是遵循一个传统商业大片的方式来制作,它是否有另一套迥异于制片厂大片的市场策略?

  格兰特·希尔:从表面来看,它真的很像一部典型的好莱坞大制作:它有好莱坞的顶级巨星、它的故事也是史诗级的、有非常炫目的特效制作。我想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尽管看起来它和以往的大片都有相似的元素,有动作、有搞笑、有大场面,它的故事在幽默感之外也充满忧伤的诗意。那种混合气质非常有趣,它有大片该有的卖相,但它的情感触点更接近独立电影。

  网易娱乐:其实你现在是否觉得必发88《黑客帝国》也是独立电影?

  格兰特·希尔:这是个好问题。如果现在重看《黑客帝国》第一集,你会明显从很多方面看出它的独立电影基因。它用了前所未有的拍摄手段和特效制作手段。值得深思的部分在于它刺激人们的反应,我记得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整个人都被震住了:天哪!它太特别了!你甚至根本很难看得懂它的观念,所以才想再看几遍。回到你的问题,严格意义上来说,《黑客帝国》是一部制片厂大片,它的成本都是由大制片厂负担,但从探索性和实验性的角度来看,你可以把《黑客帝国》的第一部视作独立电影。

  网易娱乐:《云图》的融资渠道和来源很复杂,你们怎么去挑选自己的合作伙伴,尤其是来自中国的资金?

  格兰特·希尔:很困难,因为《云图》制作很复杂,成本也很高。融资的策略很早就敲定了:我们不想要单一的资金来源,我们需要合作伙伴。汤姆和沃卓斯基姐弟都是非常有名望的导演,他们把各自的家人和关系网都拉进来帮忙制作这部电影,我想在寻找集资对象的时候我们都本着一个原则,就是希望对方认可并理解这个项目,能够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但要找到这样的人并不容易,如果一个合作者对我们的项目不理解或者很难沟通,就算拿到这笔钱,还是会有很多后续的问题。

  网易娱乐:集合《云图》的主演阵容是否比融资更简单一些?

  格兰特·希尔:说实话,这个项目很有趣,但也困难重重。选角反而是最容易的部分,每个演员都对这个项目有兴趣,而且越优秀的演员兴致越高,但每个演员都要面对挑战-某种程度上也是成功的诱惑:文本里的角色都有文字魅力,但每个人的角色不一样,有的戏份多、有的戏份少、有的甚至连脸都看不见但却是关键人物。有一天汤姆汉克斯跟我说,这是他经历过最棒的电影,每个演员都想演遍所有的角色,不关是演女人还是外星人,就像跨文化、跨类型的感觉。我想他们的表演不光是一种炫技,这部电影有自己的核心,它不是一部传统的美国大片,它说的是人类行为的连锁反应、人性的本身,它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坏的,可重如泰山,也可能轻于鸿毛,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因果。

  谈剧本改编:找到忠于原著又适于电影语言的平衡

  网易娱乐:您是什么时候参与这个项目的?作为制片人,怎么去协调三个导演的合作?

  格兰特·希尔:我想在第一次讨论要不要拍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就参与了,大概是在七年前,我们就找华纳影业谈过合作,华纳很喜欢这个项目但觉得还不是拍的时候。就是那之后我们确定《云图》会变成一个大制作的独立电影。那时莱娜和安迪开始写剧本,这个剧本难就难在要写到皆大欢喜,因为原著的叙事非常复杂,但电影要把线索简化。我们大概写了18个月在改编剧本上,离目标也越来越近。莱娜和安迪又找了他们的老友汤姆·提克威,之前他们就跟汤姆提过这个项目,在某次讨论的时候汤姆提到或许可以让也参与进来写剧本,他们觉得这个想法挺棒了,后来跑去哥斯达黎加,找了个特别舒适的海边小屋埋头写作。他们确实重整了结构。汤姆写了个草稿,写得非常好,莱娜和安迪再把他们的本子组合在一起。大家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就知道问题解决了,这个过程很流畅。但他们还是去找了原著作者大卫·米切尔,他们觉得只有他满意他们的构思,这个剧本才算过关。所以他们亲自把剧本送去爱尔兰大卫的住处,大卫很快就看完了而且很喜欢,我想这对他们来说一剂很重要的强心针。

  网易娱乐:为什么没邀请小说作者大卫·米切尔亲自参与剧本的改编?

  格兰特·希尔:我想大卫从一开始就认为自己的身份是小说家,他很清楚小说家和漫画作家或者编剧等其他形式的写作是完全不同的。有的人可以转换到不同的身份,但大卫是个很感性、充满创造力的人,他更有兴趣看别的艺术家怎么在另一种艺术形式里重新创作他的作品。所以他后来来片场探班也会安静地坐在一边看,我记得他第一次看到汤姆·汉克斯现场表演的时候竟然热泪盈眶。关于在两种形式里叙事方式不同的力量他说过很多,电影的语言当然会给这个故事一个新的出口,但电影更需要表演来充实它的维度和结构,我们很幸运拥有最好的演员,要是没有他们也不可能完成这部电影。他们集合了自己的经验为这部电影不断制造兴奋点,我可以说这是一次完美的合作。

  网易娱乐:原著由几个独立的故事组成,文字的松散是否会是最难改编的部分?

  格兰特·希尔:我想两者永远都是不同的,而且这就是有趣的地方。我们也不想买个版权的虚名写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没人会那样做。所以这也是难处,你要找到精准的平衡点,一方面你要忠实于原著,但又要用另一种更适用于影院观众的语言,这就意味着要为书中六个独立的故事找到一条可贯穿的叙事线。我想在这方面我们做到了,这也是为什么参与这部电影的人都为它感到激动,杀青的时候很多人眼睛都湿润了,我感性地认为那就是电影本身的人性感染了大家。

必发官网
必发官网 必发官网 必发88